歌路营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影响  > 歌路营观点 >  甘肃梅川夏令营—关爱留守儿童

甘肃梅川夏令营—关爱留守儿童

  大占寺村是我们这次夏令营活动的目的地,早上大家办了退房手续后,我们两辆车一前一后的沿着唯一的水泥路上山了。虽然是水泥路,但是也是蜿蜒曲折,很多陡坡。在中途遇到一个认识的小姑娘,去年贾老师们就在这里办过夏令营的活动,一眼就认出来了,然后就带了她一程,如果我们不带她的话,估计她还得走上1个小时左右。

  到了大占寺村,差不多9点左右,已经有很多小朋友们在门口等着了。

  我们的朋友玉彬的爸爸和妈妈也将家里的位置全部腾好了,总共家里五间房子,客厅连着主卧算一大间,客厅白天就是中班上课的地方,晚上和主卧成了我们6位女性成员睡觉的地方;两边的侧卧,一个是玉彬爸妈睡觉的地方;一个侧卧放的都是我们为小朋友们上课的道具和小礼品,里面也放了一张折叠的钢丝床,估计是玉彬姐姐睡觉的地方吧?上手是一大间隔开的,三分之一隔出来做厨房,三分之二隔出来放他们家的农用三轮车,把三轮车开出去放在外面也就变成了小班的教室了;下手和上手的格局差不多,小隔间里面是一个土炕,也就是晚上我和刁源睡觉的地方;大一点的也就是大班上课的地方,当然晚上一打扫放上两张钢丝床就成了大维和小王子睡觉的地方了;在下手房间的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里面拴着一个受了伤的藏獒杂交狗,原本是上厕所的地方,在未上山之前心怡和家月就吐槽过山上的茅坑了,不过下车后陆老师就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玉彬爸妈特地为我们夏令营建了一个现代化的茅坑,心怡和家月一下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

  大家放下行李陆续的给学生们登记发卡了,王德昆也陆续的将设备调试安装,我才发现原来王德昆和玉彬背了一个大音响和三个投影仪,以及一套小蜜蜂和话筒,瞬间我对他们产生了敬佩。一个小时左右大家已经将分班工作做好,为了方便同学们认识老师好记,也各自取了一个艺名,我叫大山,又名山药;大维叫西瓜,因为西瓜-甜;云姐叫云朵老师;贾老师就叫榴莲;陆静就叫静静老师;心怡因为姓蔡所以就叫成了菜包子;叶子老师;家月就说自己比较乐,所以就叫六六;刁源沿用了老家的外号汤圆;王德昆就叫小王子了。

  中午发午饭的时候我们统计了一下,差不多来了56个孩子,下午上课的过程中,还陆续来了一些学生,他们几位老师上课,我和大维以及玉彬一家做后勤工作。

  过程中我观察了一下,老师们上课内容很丰富,有做操律动,有品德教育,也有游戏,穿插的非常合理,因为老师们是提前两个月就开始准备了,她们不光认真还用心。

  放学后,吃过晚饭我们就开始去走访了,第一家是平安的家,他家在另外一座山上,走路来回花了差不多2个小时,但是沿途的风景让我们流连忘返。回来后差不多已经10点左右了,大家洗洗刷刷就陆续休息了。我和刁源躺在炕上,刁源很快就睡着了,而我闻着春季烧炕的木灰味大概一个小时适应了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7月14日 大占寺村

  今天中班和大班有一部分同学返校拿小结,上午来的学生不多,中班和大班合并一起交给了云朵老师,榴莲老师和大维加上我跟着玉彬姐弟俩偷偷的爬了一下玉彬家后面的山。昨天探访的平安爸爸也过来陪着我们,一路上领略山上的自然风光,当然少不了拍照,玉彬姐姐也一路摘花,做了两个花环和平安爸爸摘得几束花一起送给了上课的老师。

  吃过晚饭我们继续做家庭探访,一共走了三家,映像最深刻的应该是龙龙家了,龙龙是个智力发育不好的孩子,据说以前来都不说话,现在比往年开朗很多,还时不时的跟老师们开玩笑。奶奶独自带着龙龙和堂弟尚龙一起生活,两个孩子的爸爸因误伤判刑多年,据说明年尚龙的爸爸就可以出狱了,希望这个家庭能快点好起来。

  7月15日 大占寺村-梅川-大占寺村-会川

  今天是我们准备结营的日子,一早老师们上课,我和玉彬下山补充了一些物资和退房取行李,下山的路有一节坏掉了,刮了一下车的底盘就过去了。上山的时候,我和玉彬重新搬砖铺路,费了好大功夫才上来,爬坡的时候左右打滑差点就滑到山沟里面去了,想想还有点后怕。

  天公好像不舍得我们走,从中午开始陆续的下起雨来。课程和活动尽量安排在室内完成,结营的活动因为人多还是得放在了院子里进行,绵绵细雨打在身上大家都不以为然,后来雨越下越大,玉彬爸爸又找来雨布铺上,让我们结营仪式顺利进行。

  结营少不了各个班级汇报演出,节目质量虽然不如电视上面华丽,但是大家都很用心,最受大家欢迎当属武术表演,点燃全场。

  最后憬之微光的伙伴们又给所有的小朋友们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和大蛋糕,我们点了一下人数,最终结营参加的小朋友总共87位,在结尾的时候小朋友们也一起感谢憬之微光以及憬之微光的带头人汪总汪大大。

  结营后我们收拾行李和设备,玉彬一家也给我准备了简单的晚饭,很多孩子还停留在门口等着送我们,那一刻眼泪在我们眼眶里打转,虽然短短三天,虽然我不能全部叫上他们的名字,但是孩子们的纯真深深的打动我们,也让我对自己说,憬之微光,明年还来。

  有了第一次进山的经验,我们打算晚上就不在梅川过夜,赶到兰州和大占寺村的中间去休息。我们选择了高速入口附近的会川住宿,下午村支书告诉我们下山的水泥路已经无法通行,只能走一条以前的砂石路,一条铁桥也让我们感到一丝寒意,还好我们安全的出山了。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会川,顺便在宾馆旁边的烧烤店吃了一个宵夜,那感觉棒极了。

  7月16日 会川-兰州

  今天早上的9点集合,吃了面条再出发,差不多11点左右就到达兰州了。同行的贾老师是甘肃天水人,在兰州学习过,他推荐我们到黄河边的黄河母亲像那边转转。到了黄河边发现黄河水比往年大,已经漫过了岸边的步道,水流也很急,原本计划体验一下羊皮筏也泡汤了。后来问了一下迎面而来的漂亮大姐,她告诉我们前面有著名的黄河铁桥,到对面是北塔公园,站在黄河铁桥上面对着滚滚黄河水,那感觉还是蛮壮观的。

  我们游览了一下北塔公园,坚持爬到了山顶,然后大家坐下来吃零食聊天,几位老师还轮流采访了我一下,因为同行的他们几个都是基督教徒,只有我和刁源是半佛教徒,我也谈了我从之前的忐忑到后来的坦然面对的一个真实感受,也谈了我对大维的评价,我觉得大维对我来讲亦师亦友吧,信教后除了没有以前好玩了,其他都一样,回答还是令他们满意的,整个过程还是很轻松愉快的。

  逛完公园后才发现大家还没有吃中饭,所以遵循了孩子们的意见找了一家烤肉店将中饭和晚饭一起解决了,兰州的羊肉还是蛮地道的,吃完后大家沿着住的酒店绕了一个圈,边走边聊,甚是快乐。

  7月17日 兰州—上海

  经过一天的舟车劳顿,我们20:00准时落在了虹桥机场,安全到家。

  七天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过得很快,说辛苦吧但是很快乐,说不辛苦吧大家都准备了很长时间,说我们付出吧,我们背后的同事及搭档比我们付出的更多,不在公司的日子,很多棘手的问题就自然的推给了家长汪总,但是大家都没有怨言,因为我们坚信:每个人都有一粒爱的种子。

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
为了你能正常使用网站功能,请使用这些浏览器。